您目前所在的位置为:首页> 频道首页> 中国维和部队> 官兵风采

淡淡一席言 不凡维和兵

作者:吕德胜  汲宏胜 郑少华
2013-05-07 16:05:19 来源:解放军报
【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 Email推荐:


    4月30日,中国第七批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工程兵大队官兵全部返回祖国。在达尔富尔九个月,他们的付出,他们的收获,他们的骄傲,他们的遗憾,是那样平淡、真实,却又那么不凡、伟大。

    我的付出

    警卫中队上士刘旭是侦察兵出身,参加过“猎人”集训,在原单位有“兵王”的美誉,已是第三次维和了。“维和期间,执行护卫任务300多次,弦总是绷得紧紧的,手不敢松,时刻握紧钢枪,眼不敢眨,时刻观察情况。有时候做梦都会喊出‘小心,有情况!’把战友都吵醒了。”谈起自己的维和经历,刘旭的眼神中透出一种刚毅。

    “到超级营地的商店买了点纪念品,要不然回家和老婆孩子没法交代。”维和九个月,支援保障中队的中士胡俊终于第一次迈出了营区大门。达尔富尔地区地下水杂质多,还含有一些传染性疾病的病菌,饮用水必须经过净化。“说来惭愧,我的工作环境就是一个集装箱,里面有我所有的设备,每天都在取样、化验、更换滤芯,挺单调的。有时候看到战友们全副武装外出执行任务,心里很羡慕!”九个月,一个人,一个集装箱,每天重复着单一的工作,但他保障了大队官兵的饮水安全,也许这些默默无闻的付出在老婆、孩子面前不值一提,但是胡俊给了所有官兵一个最踏实的交代。

    道路与桥梁中队四级军士长张新彪是一名装载机操作手,他们中队承建了防御工事、道路、围墙等十余项任务,每一项任务都少不了张新彪的身影,单人装载土石方9万多立方米。“车外是近50℃的高温,车内更高,一不小心甚至可能烫伤裸露的皮肤,衣服从来都是湿的,水杯里的水永远不会凉。”热,是张新彪施工中最大的感受。“回国后该增肥了,天热,出汗多,吃不下饭,瘦了26斤。不增肥,就达不到体能考核中的体型标准了!”张新彪这句话,把周围的战友都逗笑了。

    我的收获

    政工组组长张念发是一名年轻的上尉军官,谈起自己的维和感受,张念发说:“得到了锻炼,有很大的收获。维和的生活劳累、枯燥,我们一个小小的政工组,就要承担起一个政治部的责任。编撰教育教案、组织文艺晚会、联系国内慰问家中有变故的维和战友、放电影、过集体生日、做思想工作,还包括各种文字材料的写作,各类新闻的投稿等等,组、干、宣、保、秘一项工作也不能少。”张念发对自己的收获津津乐道,“以前在宣传科负责教育,只会写材料,现在军队政治工作各方面都懂一些了!”

    王迪是大队少有的一名“90后”士兵,入伍仅一年就凭借自己当初在家学习的挖掘机技术入选维和大队。“当初参加选拔考核时,一路‘过关斩将’,以为自己的技术很过硬了,来到任务区才发现自己错了。”王迪说,“我对沙漠地区气温高、风沙大的气候条件估计不足,刚执行了3天任务,挖掘机就出故障了,幸好几位老班长都有维和的经历,了解气候对装备的影响,教我修装备、维护装备、调试设备。参加维和的收获很大,自己对挖掘机的了解更深了!”

    我的骄傲

    “达尔富尔是世界上公认的最危险地区之一,把314名战友带去,高标准完成维和任务后,又把314名战友平平安安地带回来,这就是我最大的骄傲!”在济南遥墙国际机场,刚下飞机的大队长刘万靖心情显得轻松了许多。而在任务区的时候,战区其他维和分队对他的尊敬,也令刘万靖感到特别骄傲,他知道,那是对中国的尊重。

    一级医院院长杨正德是一位老军医。“我的骄傲就是全体维和官兵没有一人感染流行病。”达尔富尔地区是传染病高发区,今年以来疟疾、黄热病的流行造成尼亚拉大量人口死亡。为了官兵健康,年逾半百的杨军医带着医院的官兵,背着喷雾器在营区进行消杀防疫作业。“时间长了,一些战士容易疏忽大意,认为传染病没那么可怕,我就拿着预防疟疾的药物,一个人一个人地找到他们,看着他们吃下去,我年龄大,他们也尊重我,我看着他们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我带队承建的13项工程,全部获得了联合国‘优质工程奖’。”道路与桥梁中队中队长李兵兵骄傲地说,“第三次维和了,深知自己建设的每一项工程都是在维护联合国维和人员的人身安全,造福广大的达尔富尔地区人民,不能有半点儿马虎。”

    我的遗憾

    维和生活有工作的快乐,也有遗憾的辛酸。道路与桥梁中队中士张辰杰维和期间父亲去世。“得知消息后,我朝着家的方向跪下来,给父亲磕了三个头。”张辰杰眼眶湿润,几度哽咽。“作为儿子,我不孝。作为维和士兵,我必须坚持干好工作!等回家后,我的和平荣誉勋章,就是给我天堂的父亲最好的礼物!”

    总工程师王玉印也是第三次赴达尔富尔执行维和任务,“儿子是在我第二次维和期间出生的,回家后都会爬了。去年,刚学会叫‘爸爸’,我又走了。这次回家该不认识我了。”王工程师拿出儿子的照片,小家伙穿着一套小号的迷彩服,格外精神。“听我爱人说,儿子现在会说很多话了,‘爷爷’‘奶奶’‘妈妈’都叫得很清楚,也能‘对号入座’,知道谁是谁,唯独把手机不叫‘手机’,而是叫‘爸爸’。也许在儿子的心中,‘爸爸’只是存在于手机里的一个声音吧。”

 

 
 相关稿件>>

 网友评论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中国军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 您在中国军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军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中国军网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中的任意内容。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