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为:首页> 武官看世界

华盛顿:一个特别“委屈”的首都

中国驻美国陆军副武官 陈效卫
2011-10-08 15:58:51 来源:
【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 Email推荐:


    首都,通常是一个国家占尽天时、地利与人和的首善之区。然而,美国的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却是一个例外——

    这座城市的人口不到美国人口总数的0.2%,人口密度却居全美前列,因为它既不能朝四周发展,也不能向空中延伸。华盛顿的居民在政治上如同“庶出”,委屈到没有名分,居然与200多年前殖民地的先民们一样在苦苦争取国会代表权。不仅如此,在收入、教育、治安等诸多方面,华盛顿也都远离“首善”而更近“首恶”。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是世界近代史上第一个精心设计的首都。对于美国这个在1800年只有530万人口的新生国家而言,设计师朗方规划的259平方公里的面积也不小了。不过,随着美国的飞速发展,作为美国的政治中心,华盛顿也需要向外延伸。然而,美国联邦制度特别强调维护州的权利,导致夹在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之间的华盛顿陷入了人口增长却版图难扩的困境。不仅如此,弗吉尼亚州还想方设法“地方蚕食中央”,在1847年将波托马克河以南的82平方公里索回,让华盛顿只剩下177平方公里的面积。

    美国国会立法对华盛顿建筑物高度的限制,也影响了这座城市向空中发展。1899年,美国国会通过《建筑物高度法》,规定任何建筑不得高于当时最高的国会大厦,也就是94米。1910年,国会又通过修正案,进一步规定华盛顿任何建筑的高度不得超过其临街的宽度6米。

    本身面积狭小,再加上《建筑物高度法》的限制,华盛顿的拥挤情况不断加重。2007年,在美国最拥挤的大城市排名中,华盛顿位居第五。人多地少导致了高房价和高租金,很多中产阶级争相外迁,华盛顿出现了白天98万人上班,晚上58万人居住的情况。随着许多联邦机构外迁外建,华盛顿周边的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一下子增加了许多就业机会,甚至衍生出了“联邦业”成为马里兰州第二大产业的奇观。

    华盛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肥水流进外人田”,自身的贫困率却居高不下。2008年,华盛顿贫困人口中5至17岁的少年儿童占51.3%,比全国平均数高出16.8%,居全美之冠。

    如果说华盛顿在表层空间上受尽了委屈,那么在实质权力分配上就更是有苦难言。按照美国宪法规定,每个州在国会有2名参议员和按人口而定的数额不等的众议员。这样,人口最少的怀俄明州共有3名议员,而比其多出近10万人的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则如同“庶出”,没有任何议员。围绕华盛顿纪念碑常年飘扬的50面国旗,代表的只是50个州,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也被无辜排除在外。这与200多年前《独立宣言》倡导的“人人生来平等”显然背道而驰。在华盛顿市民的强烈要求下,国会直到1961年才通过了选举法第23条修正案,允许特区市民在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中拥有3张选举人票。但在总数达538张之多的选举人票中,这3票显得无足轻重。

    令华盛顿人更为委屈的是,他们在咫尺之遥的国会中没有代表,却又必须履行缴税的义务。这一荒谬的做法早在1765年就激起了波士顿政治领导人詹姆斯·奥蒂斯的愤慨。当年,北美殖民地人民需向宗主国英国纳税,却无权当选英国议会议员。奥蒂斯认为“有纳税义务而无代表权,就是暴政”,并率先喊出这一振聋发聩的口号,从而在思想上开启了美国革命之路。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0多年过去了,生活在民主国家政治中心的市民还在重演殖民地的悲剧,甚至只能将这一不满默默地印在汽车牌照上,即“有纳税义务,但无代表权”。

    在人权似乎高于一切的美国,首善之区的居民居然只能用200多年前开国领袖们的不满言辞,如此委屈地表达自己的民主诉求,真是令人恍如隔世,也成为对美国式民主莫大的讽刺。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