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为:首页> 武官看世界

伊拉克:回望巴格达——与死神擦肩而过

中国原驻伊拉克武官 杨超英
2011-09-06 16:42:59 来源:解放军报
【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 Email推荐:


 

 
为了保护我驻伊拉克外交官的安全,国内专门从武警“雪豹突击队”抽调人员负责使馆的警卫工作。这是官兵们在执行外交活动的警卫任务。
 
 
2007年2月,在巴格达一个刚刚发生汽车炸弹爆炸的市场里,一名男子奔跑着警告人们赶快离开。
 
 
伊拉克工人在修缮因炸弹袭击而损毁的中国大使馆门窗。

    在阿拉伯古典文学名著《一千零一夜》中,巴格达被描述得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然而,当我2006年以中国驻伊拉克武官的身份踏上这片土地后,感受到的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城市中此起彼伏的枪声、街道上随处可见的废墟、空气里挥之不去的焦油味都清楚地表明,这里是一座暴力之城。

    美军宣称在伊拉克主要军事行动的结束时间是2003年5月,但伊拉克战乱其实远未结束,各地安全局势不断恶化,到2006年更是发展到了极致——反政府武装与美军的斗争、恐怖组织与反恐行动的斗争、各教派之间的斗争以及什叶派和逊尼派各自内部的斗争不断升级,致使伊全国爆炸袭击、绑架、暗杀、劫持人质等暴力活动频频发生。当年,仅在暴力活动中遇难的伊拉克平民就接近3.5万人。

    持续的动荡给巴格达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就拿出行来说,我们外出时常遇到交通拥堵,而造成塞车的主要原因就是驻伊美军的巡逻车队。在路上遇见他们,被压在后面的车辆不可靠近,更不能超越,否则极有可能遭到大口径机枪扫射。不管美军士兵还是当地居民,所有人都只会驾车行驶在道路的最中间,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躲开炸弹。在伊拉克,被安置于路边或汽车里的炸弹是最大的杀手。2006年夏天,我们在参加完伊方举办的宴会返回使馆途中,就遭遇了一次汽车炸弹爆炸。当时,街道上一片混乱,所幸警卫小组迅速判明情况,冲出一条车道,大伙才得以全身而退。

    正是因为炸弹的响声此起彼伏,巴格达市内设置了不计其数的水泥墙、水泥墩用作防护,水泥也因此身价倍增。2006年,巴格达的水泥价格接近200美元一吨,几乎是2003年战前的4倍。

    中国大使馆所在的曼苏尔酒店位于索尔希亚区,距离巴格达的绿区很近。在房间里,我们经常能听见从酒店周边传来的枪声、爆炸声,以及美军直升机的轰鸣。起初大家还有些担心,后来慢慢地也就习以为常了。为了内部的安全,酒店雇佣了不少武装警卫。我们外出时也有防弹车、防弹背心和武警战士的贴身保护。但是,在巴格达,仅有这些措施是难以百分之百安全的,我碰上过好几次险情——

    2006年11月的一天上午,一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12.7毫米重机枪子弹,突然射穿了大使房间的窗户,以及客厅里15厘米厚的沙发,最后嵌入了水泥墙内。被射穿的那个沙发,正好是我开会时通常的座位。事发前一天上午,我还坐在那里开会。如果不是有了这个幸运的时间差,真难想象后果会是什么样子。

    更为惊险的是,2007年6月25日曼苏尔酒店大堂发生的自杀式爆炸。我清楚地记得是在上午11点45分,一声巨响从楼下传来,与经常听到的枪声和爆炸声相比,这一次的声音大得出奇。原来,当时伊拉克逊尼派的一些部落长老正在酒店举行会议,协商与原来的盟友基地组织分道扬镳,转而与驻伊美军合作,这自然激怒了基地组织。此次爆炸的威力很大,不仅造成12人当场死亡、数十人受伤,还使酒店大堂整个吊顶脱落、大理石的墙面和地面弹痕累累,面目全非。虽然爆炸没有伤及我们使馆的人员,但发生在家门口的惨剧给所有人的心里都蒙上了阴影。

    2007年6月29日凌晨,一枚火箭弹又带着刺耳的呼啸声掠过窗户,落在了酒店停车场。值得庆幸的是,火箭弹落在了距使馆的防弹车只有3米远的地方,但没有爆炸。大约1个小时后,火箭弹被伊拉克工兵成功排除。4天内两次遇险让我们心中不免多了一分沉重。

    后来,我们在使馆大部分房间的阳台都摆上了自制的掩体,有的是用一箱箱装满了水的大瓶子垒成的,有的是用麻袋装满小石子堆起来的。也许它们不足以抵挡子弹,但至少会改变子弹的方向。

    对于长期生活在和平环境的中国军人来说,一段战乱环境的考验是难得的人生经历。险象环生的巴格达,让我目睹了太多的血与火,也让我更真切、更直接地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但愿这座《一千零一夜》中的传奇之城早日迎来和平的曙光。

    责任编辑:罗铮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