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为:首页> 武官看世界

伊朗:行走波斯寻找明教

中国原驻伊朗武官助理 李鹏飞
2011-08-08 17:04:03 来源:解放军报
【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 Email推荐:


 

 
伊朗亚兹德市郊外山上的明教天葬台。
 
 
伊朗亚兹德市独特的“风塔”。
 

    提起伊朗的琐罗亚斯德教,估计知者寥寥,可如果听到其传入中国后的名字———明教,估计很多人都会有恍然大悟、如梦方醒的感觉。这多半要感谢金庸老先生的妙笔,使全球华人知道了在遥远的波斯还有这么一个宗教。

    伊朗是明教的发源地,当我带着对紫衫龙王等人的向往来到这个国家后却发现,在今天的伊朗,几乎已经找不到明教的身影了。曾统治波斯千年的明教早已江河日下,仅仅在伊朗中部的荒僻省份还有寥寥信众。带着对神秘圣火令的那份好奇,我抽空拉上同事跑到了伊朗中部城市亚兹德。

    亚兹德市规模不大,远远望去全是些土黄色的平房院落,明教的圣火殿———阿塔什卡代就坐落其中。原本对明教无限的遐想在揭开面纱的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圣火殿是一个不大的院落,院中只有一座1934年建造的厅堂式建筑,比北京四合院的堂屋大不了多少,屋内有一盏据称始自公元470年的圣火火种,屋前则是一个直径不到4米的圆形水池。建筑物正门上方有明教创始人琐罗亚斯德的雕像。那是一位留着胡须的智者,背生双翅,腰间套着一个圆环,身上一条长飘带上书“善思、善言、善行”的明教“三善”原则。在明教统治波斯的岁月,琐罗亚斯德的雕像一般都出现在宫殿和帝王陵墓,地位无上崇高。

    公元前5世纪,当欧洲历史还停留在希腊城邦时代、古希腊罗马文化尚处襁褓的时候,波斯人就已经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横跨欧亚非的大帝国,西至欧洲多瑙河,南达非洲尼罗河,东南到亚洲印度河。明教作为波斯人自己的宗教,随着征服者的足迹广为流传。如今在波斯波利斯、苏萨等波斯帝国都城遗址中均可见到琐罗亚斯德的雕像。在萨珊王朝时期,明教盛极一时,曾被波斯帝国奉为国教长达数百年。但公元6世纪阿拉伯帝国崛起后,萨珊王朝被赶出历史舞台,明教也从此一蹶不振。

    时过境迁,如今的琐罗亚斯德只能偏居一隅,在小院落里继续照耀信徒。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宗教在其发源地只剩下了一个院落,几缕游人,数千信众,令人唏嘘不已。

    走出圣火殿,我们前往亚兹德市郊,继续这次的发现之旅。离开市区没多久,视野里便出现了延绵不断的山峰,在蓝天浮云、戈壁荒滩的映衬下,眼前的景色雄伟壮观。在两座小山顶部,我们看到两座明教的天葬台。明教规定,信徒丧葬要采取天葬的形式。天葬台像一个圆形小城堡,四面围墙,有一扇门可以进入,墙内空空旷旷,正中间有个凹陷的土坑,据说这就是天葬信徒的地方。围墙破败严重,已不能阻挡视线,落日的余晖也从围墙的豁口撒到天葬台内。同行的当地朋友告诉我们,高一些的天葬台是葬达官贵人的,普通百姓只能葬在较矮的那个天葬台内。昔日的帝王、将相、布衣早已烟消云散,如今只有这座墓冢在向人们静静地诉说着曾经的故事。

    除了天葬台,亚兹德市周围还有更为重要的明教圣地,那就是存放着最古老圣火的查科查科村,据说市里圣火殿的火种就是从那引去的。在戈壁滩中穿行了近两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这个名字奇特的村子。相传公元637年,阿拉伯人击败萨珊王朝后,萨珊公主尼克巴努赫逃至此地,水断粮绝,她将权杖向岩壁上一扔,岩壁开始向下滴水,滴答滴答的细流救了她的性命。从此,这个地方得名查科查科,其实就是形容水滴落下的声音。

    在村子附近一座山的半山腰有一片建筑,那里就是圣火的存放地。远远望去,这片建筑有点中国山西悬空寺的感觉。迈步进去,我还真发现了从岩壁中渗出的微微水流。在最高层的房间,我们看到一个岁月久远的石龛,里面供奉着3盏油灯,而这就是明教最神圣古老的火种了。每逢6月14日到18日明教节日的时候,数以千计的信众将从各地赶来,膜拜圣火,庆祝节日。

    水滴静静,火种幽幽。流淌千年的水滴虽然孱弱,但始终滋润着信徒的身心;闪烁千年的火种虽然难以燎原,但一直为信徒带去光和热。明教在风雨中飘摇,面临着断流、熄灭的危险,但它依然顽强地传承和发展着,因为它承载了古代波斯帝国的历史与辉煌,尊严和骄傲。我相信这粒火种一定会继续燃烧下去,在世界宗教文化的长河中留住这一叶来自波斯的小舟,当然也可以为中国的张无忌迷们留下一片遐想空间。

    责任编辑  罗铮

 

 
 相关稿件>>